好医生网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癫痫专家豆晓峰:怎样才算是一个好医生?

来源 : 健康网

时间 : 2019-05-20

A+

工作了十多年,对这个问题越来越感到困惑。大学里,我们受到的是救死扶伤教育,那时候,白大褂与天使连在一起,是多么的神圣与庄重!现如今,我们与反腐败、反贿赂连在一起,随着越来越多的责难和拷问,变得越来越丑陋。说起医生,有太多的怨声甚至怒气。在全社会呼唤“好医生”的同时,我们其实从未放弃过要成为一名好医生。

医院里边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人,有的待人和善,对病人总是轻声细语、关怀同情,但很少更新知识,诊治手段单一;有的学历较低,职称不高,但肯钻研,年富力强,临床经验比较丰富;有的学历高,论文多,但动手能力却一般;有的胆大有余,心细不足,有的心细有余,胆大不足……

有一项调查其中问道:“你是否在临床工作中遇到过医患纠纷”?在被调查的200多位医生中,大多回答是“太多了”、“我刚刚还碰上一起”、“我的同事前两天被打了”。 医生和患者是势不两立的敌对方吗?

其实,人与人之间最能触动心灵深处的法宝就是真诚。当人们对自身的健康意识增强之后,当人们的法律保护意识增强之后,医生也渐渐学会了保护自己:给病人一个四平八稳的决定,给病人一个清晰、明确、可衡量的结果。这样的医生,不能不说是一个好医生,但缺失的是对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的尊重,少了的是正在消退的人情味。

社会渴望好医生,呼唤医学的人性回归,医生们则渴望社会的理解和尊重,呼唤执业环境的根本好转。古人早已说过:“医者父母心”、医为“仁术”。如今,医生看重的是“治病”本身,时刻提防着不要落下什么把柄;病人则时时想着不要被医生“宰”了、“害”了。患者承载着[根据相关法规进行屏蔽]体制、社会保障、药品定价和营销等方面的问题所造成的利益损害,医生则承受着因此而产生的病人不满、社会公愤等连琐反应。

过去的温情不再,过去的信任消失。我们不知道如何做好病人,我们不知道如何做好医生。其实,这些年来,随着医患碰撞的逐步升级,随着[根据相关法规进行屏蔽]和公检法、工商、劳动保障等系统的多方介入,方方面面的问题已逐步清晰,不是没有解决之道,而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我们医患双方的煎熬。

作为一名医生,本着初心不改,为每一位患者服务,而不是因为一些外在因素慢慢丧失了自我要求。患者就是一面镜子,医生的一言一行决定了镜子里的自己,患者的信赖才是维系医生崇高使命感的最强动力,我们和很多患者只有一面之缘,很多时候我们相处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们愿意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给我这个陌生人,我想这源于信任,也是源于希望。我愿意做那个最温暖的陌生人,做一个是实实在在、让患者满意的好医生!

相关文章